友趣棋牌官网

看娱乐新闻报道的失范:窦唯事件

时间:2019-12-03 19:48       来源: 未知

  媒体的喧嚣与窦唯的“失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回顾整个事件的经过,我们从新闻职业规范的角度,谈谈以下三个方面的看法:

  北京的市民媒体从5月11日开始了连续追踪报道窦唯事件。我们翻阅了5月11-20日的《新京报》、《北京青年报》、《京华时报》以及《北京娱乐信报》,这些媒体的报道评论大多向《新京报》倾斜。现选取这些报纸相关报道的标题如下: 时间 《新京报》 《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北京娱乐信报》 5月11日 《窦唯火烧路边汽车》(A18版 北京新闻/社会) 《砸电脑、泼茶水、烧汽车 不满记者报道 窦唯闹报社》(A12版 本市热线) 《窦唯冲进一报社放火烧车 该报社称有关窦唯的系列报道并未失实(A25版 文娱/聚焦)》(头版导读 通栏标题)《窦唯冲进某报社放火烧车 缘于不满相关报道,报社负责人称报道未失实》(A25版 文娱 /聚焦) 《窦唯闯报社烧车砸电脑17、18版》(头版导读)《窦唯闯报社烧车砸电脑 天桥派出所民警将其带走进行讯问》(17版娱乐/体育)《窦唯一个月前就想“算账” 该报发表声明认定自己的报道准确严谨》(18版娱乐/聚焦 整版) 5月12日 《窦唯被刑拘 将移送至检察机关 依据法律放火罪可判刑》 《[娱乐酷评]谁让窦唯疯魔不成活?》(C7版) 《窦唯涉嫌放火被刑事拘留 新京报记者首次做出回应》(A25版 文娱/聚焦) 《窦唯母亲被继子告上公堂 原告要分遗产,窦唯母亲称存款中有8万美元是窦唯的》(21版) 5月15日 《同情窦唯 十余人昨聚看守所》(A6版 本市/热线日 《两歌手昨日相继发表声明 窦唯:逼得没法 也不该犯法;崔健:他没办法 才以身“试法”》(C8版) 《窦唯表态 不要效仿我的过激17版》(头版导读)《窦唯:不要效仿我的过激 崔健:窦唯无奈使苦肉计》(17版 娱乐/体育) 5月20日 《“窦唯事件”双方各发声明 关于是否坦诚交流存在异议》(22版 文娱/动态) 《当事人昨天针对“510事件”再次发表声明 新京报不认同“窦唯表态”》(20版 硬新闻)

  在以上报纸的报道评论中,不能说完全没有关于窦唯的客观报道,但是基调还是明显的,即窦唯被描绘成一个“不满记者报道”,是一个肆意“闹报社、砸电脑、泼茶水、烧汽车”的疯子,虽然事后窦唯被民警带走进行讯问,但媒体在第一报道时就已经把“面临刑事审判”的“纵火犯”的帽子送给了窦唯。这些是不符合新闻客观性原则(其中重要的一条是平衡)。

  新闻报道的客观性原则,包括事实与价值判断分开,全面、准确与公正。所谓公正,是指记者要谨慎评估新闻事件的所有重要事实,做平衡、完整的报道,不偏袒任何一方。10多年前,孙旭培教授在研究我国报道方法演变的基础上,结合国外的报道经验提出了新闻报道的平衡的概念,他认为:“平衡就是在突出报道一种主要因素时,还要顾及其他因素,特别是相反的因素;在突出报道一种主要意见时,还有注意点出其他意见,特别是相反的意见。平衡手法所追求的目标,是更准确地反映事物及其内外联系,是表现令人更加信服的倾向性,是寓倾向性于全面、客观、公正之中。” 运用到具体的新闻事件报道中,就要求记者全方位的报道各方,尤其是对立方的观点和意见,公正分配报道份额,客观陈述事态的发展。记者要尽可能的摈弃个人好恶和观点,保持中立的观察者的角度报道新闻事实和对立双方的观点,甚至应当为新△▪▲□△闻事件所涉及的双方(或多方)提供平等利用媒介发表意见的机会。

  美国《纽约时报》自奥克斯(Adolph S.Ochs)1896年接办起,就确立了《时报》的报道原则,包括这样的自律:对新闻报道应求公允的原则:一、除非与新闻明显地有直接关系以外,当事人的种○▲-•■□族、宗教及经济文化背景,不得在新闻中特别指出;二、新闻报道不能只用“一面之词”;三、新闻报道不能“冷箭伤人”,或做不当的“影射”(Innuendo);四、新闻报道不能对女性有所歧视与侮辱。 这些基本准则的坚持,也是《纽约时报》历经时代环境的推移,始终在读者心中得到的尊敬与信赖的重要原因。

  以上关于传媒的自律或工作原则,至少在理论上我们都是认可的,但是在实际的报道中,我们的娱记们很多时候有悖新闻的客观性原则。多数报纸在5月11日关于窦唯事件的报道中,都着浓墨描写了窦唯如何言行粗鲁,如何打砸报社,如何点燃汽车,而对当事另一方《新京报》的报名遮遮掩掩、讳莫如深,在新闻中以“某报社”、“北京一报社”代替。这种“默契”实在让人感到可悲,当然也会引发读者的反感和排斥。

  “窦唯事件”刚刚发生,针对报纸媒体的“冷血评论”和《新京报》的公开声明,网友们在网络论坛上发帖支持窦唯,批评《新京报》,甚至有人发起“万人签名抵制《新京报》”的帖子(天涯社区),跟贴者众多。这种报纸评论与网友舆论的强烈反差提醒媒体:新□◁闻失去公正,媒体就会失去人•☆■▲心!

  “510事件”发生以后,有网站以“窦唯冲击新京报,您更支持哪一方”为题做网络调查,超过七成的网民支持窦唯,认为其“发怒情有可原”。

  我对娱乐界名人没有兴趣,窦唯是谁都不清楚。既然事情来了,为了弄清情况,看了看4-5月《新京报》关于窦唯的报道,即使没有发生“窦唯事件”,这些报道涉及的关于窦唯的纯粹个人事项确实太过分了:

  4月5日该报发表的文章《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其中几个小标题分别是:昔日爱巢人去楼空,窦唯偶尔回来栖身;窦唯自我封闭,很少跟摇滚圈接触;高原生活困窘,窦唯只给500元生活费;丁武夫妇奉劝窦唯,希望他去看心理医生。4月7日该报的◇•■★▼评论《窦唯骂出心声,我们只◆■听见娱乐》第一段写道:“现在,大家又开始知道窦唯了,知道他又开始骂人;知道108万;知道他的第二次失败的婚姻;知道他的第二个女儿;知道他在酒吧潦倒地吹箫;知道他与丁武不共戴天的仇恨,甚至知道有一个叫不一定的乐队,但不一定知道的,却是一个像他这样的父亲,当我们都知道一个王菲的前夫,一个出过名的摇滚乐手,一个要么沉默要么爆怒的分裂者,我们不会去想一个父亲,除非” 。4月18日,该报发表评论《是艺三分毒窦唯病理分析》,文章的题记写道:“我痛恨那些对艺术家的失常行为大加赞赏的人们,他们犹如嗜痂者,追着、怂恿着、纵容着,让那些艺术家站到世俗的对立面。”4月26日,《新京报》发表文章《对窦唯,你不能想当然》,5月10日该报再发★-●=•▽文章《窦唯否认骂李亚鹏虚伪》。

  在这些报道和文章,记者和评论家对窦唯与两任妻子,王菲的现任丈夫李亚鹏,摇滚歌手丁武之间的感情、利益纠葛进行了细致煽情的描写。这些报道与窦唯跟社会的关系他的音乐专业并没有什么联系,娱记和娱评们像猫见了腥那样追寻这些纯粹的私人事项,说了那么多的尖刻和侮辱人格的话,实在无聊。我们知道,至少在我国,在传媒上公开说一个人有精神▲=○▼方面的毛病,让他去看心理医生,是一种很大的侮辱;还有一些涉及“性”的很肮脏的用词,竟然出现在以高雅著称的《新京报》上,令我愕然。窦唯能●够忍耐一个多月,亦算够有气量了。当然,他后来采取违法的做法,也应该受到谴责和依法处罚。

  以上这类报道在我国的娱乐新闻中常见,存在的问题只是由于太常见而让人麻木了。这个问题集中表现在公众人物的隐私权与媒体报道的冲突方面。

  公众人物(Pubilc Figure)一词来源于美国新闻史上里程碑性的案例1964年《沙利文诉纽约时报案》,判案的威廉布伦南法官认为原告沙利文作为警长,社会地位特殊,媒体对其进行批评不构成诽谤,从而树立了美国以后诽谤判定当中的“确有恶意”原则。一般来说,公众人物是指公众非常感兴趣或熟悉的人物,包括政治、经济、文化领域里的名人,比如领导人、艺术家、影视明星、体育明星、社会活动家等。由于公众人物的言行举止与公共利益息息相关,他作为一个受关注的对象,他的行为已经不是个人行为,而可能会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所以当媒体对公众人物进行监督批评的时候,应当免于追究责任。严格说来,我国的法律中是没有“公众人物”的规定的,但法官在判类似的案件的时候会引用类似的原则。例如2002年底关于范志毅赌球案的判决,就是国内司法界对“公众人物”原则的首次引用。

  那么,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公众人物”没有隐私权,“公众人物”的私生活可以肆意报道了呢?并非如此。从法律的角度,公众人物也是人,是民法规定的民事主体中的自然人,也就应当享有一般的民事主体(当然是自然人)所享有的全部民事权利。只是因为他们承担的职责涉及到公共利益或者国家利益,行为关乎到国家、社会的利益或者公众的知情权,所以当公众人物的行为关系到国家利益或者公共利益,他的这种行为无论多么隐私,在涉及公民的知情权时应该退让,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高官无隐私”。“这是为了满足或者实现更大的利益,而牺牲作为极少数的公众人物的某些权利中的利益。这是法律在利益冲突面前不得不作出的一种权衡和选择,是不得已的事情。和公众人物也是自然人,也享有一般的自然人一样的权利无关,而仅仅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律决定他们作出的牺牲,让他们对自己的一些权利内容造成的损害应当适当容忍。”

  可是,这种“容忍”在有些娱乐记者眼里就成为了“应该”,顶着“公众知情权”的帽子,挖掘明星的私生活,吸引大众眼球,不管这些隐私是不是与公共利益相关。“窦唯事件”中,记者面对新闻作假的谴责,理直气壮地表示:“绝对没有作假,都是客观事实。”孰不知,并不是只要是客观▼▼▽●▽●事实就有权报道。隐私权是指个人有依照法律规定保护自己的隐私不受侵害的权利。这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公民对于自己与社会公共生活无关的私人事项,有权要求他人不打听、不搜集、不传播,也有权要求新闻媒介不报道、不评论以及不非法获得。二是公民对于自己与社会公共生活无关的私生活,有权要求他人不得任意干扰,包括自己的身体不受搜查,自己的住宅和其他私生活区域不受侵入、窥探。 在这个意义上,媒体侵犯公民的隐私权时,报道★△◁◁▽▼得越是真实,就越是对当事人隐私权的侵犯。

  从伦理学的角度来说,隐私之所以重要,在于“隐私与我们成为人、并在成为人的时候保有某种尊严的能力相联系。” 如果失去隐私,那人和玻璃缸里的金鱼又有什么区别?娱记们在追寻明星隐私时,总是提到民众的“知情权”。其实,这里的“知情权(right to know)”概念使用错误,实际上是指“知情欲望(want to know)”。知情权是一个法律用语,是平衡政府权△▪▲□△力的一种形式,而知情欲望则是指的一种好奇心,一种对信息的需求,并不具备法律权利,它可能是高尚的,也可能是低俗的,甚至是不合理的。对于这种不合理的“窥私心理”,媒体不应该予以满足。

  “窦唯事件”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的是一个新闻侵权问题。作为一个摇滚歌手,他的婚姻状况和感情生活与公共利益是毫不相干的,媒体没有权利对这块私人的领域进行蛮横的践踏,也没有权利对他的隐私妄加评论。媒体挖掘明星的隐私究竟是为了满足社会公众的需求,还是社会公众在媒体的盲目炒作下被培养出了一种“窥私文化”,这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窦唯事件”似乎是一次娱乐事件,真真假假,没有必要太认▷•●真。娱乐新闻的主要功能是为人们提供一种供茶余饭后的谈资和消遣,似乎与其他新闻有些不同。那么,娱乐新闻是否例外于新闻职业规范?

  娱乐新闻和娱乐记者并不是新闻学理论中单独定义的内容,娱乐记者只是因为报道对象与娱乐界有关得此称谓,他们的权利和义务与其他新闻记者没有两样。娱乐记者和报道娱乐新闻的工作,同样•●受到新闻职业道德和职业规范的约束。只是在报道方式上,因为是软新闻,可以适当地活泼些,适当地有些幽默,但是不能发展到侮辱人格和侵犯隐私。

  娱乐新闻在和平时期的现代社会,影响是巨大的,尤其对于未成年人。虽然不至于“娱乐至死”,但在利益的驱动下传媒单纯追逐收视率或发行量,加上记者缺少职业化的培训,造成相当多的娱乐新闻品味低俗,盲目跟风炒作,确实令◆◁•人深感忧虑。

  我国的新闻传播业正在经历一个艰难的时刻,因为建国以来我们没有市场经济条件运作的经验,更没有娱乐报道的经历(在很长的时间内娱乐新闻被视为“资产阶级”)。一旦开放,没有本行业的职业意识,没有自律的自觉,除了简单模仿外,一切都在摸索中。报道明星,何种情形下的事实可以报道,何种事实不宜报道,何种事实适于粗线条报道而不宜细致入微,如何把握评论的分寸,区分适度幽默和侮辱的界限,照片和图画如何既具有新闻价值,又要防止低俗或侵权,偷拍如何不应是记者的行为,如何扮演好一个新闻记者称职的角色,如何区分“满足公众正当合理信息要求”和“迎合低级趣味”,如何在娱乐新闻的报道掌握好公众人物的隐私界限,等等,这些都是“窦唯事件”留◆▼给我们的★▽…◇思考和教训。

  顺便还要说几句娱评的水准问题。新闻评论是最近几年一些市民报纸的亮点,《新京报》要闻A02和A03版通常颇有思想水平,我很爱读。但是娱乐方面的评论水平实在不敢恭维,个人的义▪…□▷▷•气和偏见太多。其实,这样的评论已经完全脱离了真正的公众,而只是在迎合某些具有怪癖的人的兴趣。那篇评论窦唯的文章的题记说道:“我痛恨那些对艺术家的失常行为大加赞赏的人们,他们犹如嗜痂者,追着、怂恿着、纵容着,让那些艺术家站到世★◇▽▼•俗的对立面。”但是,就是在说这些颇为理性的话时,作者自己是否也有些失常?作者追求的东西是否就那么高尚?传媒的评论需要社会的评论来监督。网上关于窦唯事件的评论对此起到了一种“中和”作用。如果◁☆●•○△报纸有自知之明,最好设立专门的栏目,让公众来随时批评。《新京报》2003年以来在北京开创了“更正”栏目,这个栏目体现的自我审视的精神应该贯穿报纸的都有版面。请娱乐版的评论家们多看看本报要闻版的评论,提升自己的认识水平和法治观念。评论可以有诙谐,有讽刺,但是要与人为善。现在我国有多个经费来源不一,但是内容相近的关于新闻职业道德或职业规范的课题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相信不久就会出现多份关于我国新闻职业规范的研究成果。其中,娱乐新闻报道可能会专门作为一类,参照各种国际性的自律条文或世界上著名传媒的自律手册,以及我国的新闻实践,提出若干实用的、可操作▪•★的自律建议来。窦唯事件的出现,促使这方面的研究加快速度,我们现在太需要行业自律而不是行政他律来约束自身。否则,自律空缺或无效,他律自然要填补空间。在新闻传播领域如果充斥他律,自由便完结了。以自律争自由,这是我们的目标。

  (作者分别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博导;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生)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出版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友趣棋牌官网